本文作者:admin

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admin 2周前 ( 11-20 04:20 ) 11 抢沙发
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摘要: 原标题: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今后要有人说你是汉奸,你可不能辩护,要辩护,就糟了...
原标题: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第1张

今后要有人说你是汉奸,你可不能辩护,要辩护,就糟了。(潘汉年对关露下的指令)

民国时期,关露这个名字几乎家喻户晓。她才华横溢,与潘柳黛、张爱玲、苏青并称为"民国四大才女"。她要不问世事,专心写作,也一定会成为一个名垂青史的女作家。

可惜她生在了一个战乱年代。面对日寇的侵略,面对苦难的民众,她站起来大声疾呼:“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民族未亡人!”在那些风雨如磐的岁月里,关露受中共地下党派遣,打入臭名昭彰的76号魔窟策反特务头子李士群,又担任了日本人主办的刊物《女声》的编辑。

关露获取了大量情报,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关露的努力下,日军的剿共计划总能提前一步送出去,给我党避免了无数次损失。可是她自己却成了世人唾弃的汉奸,还不能辩护。

因为革命,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因为革命,她失去了自己的恋人;因为革命,她背负43年汉奸骂名,几次锒铛入狱。几十年之后,她沉冤得雪,可是这个时候的她已经疾病缠身,酷爱文学的她就连握起笔都会瑟瑟发抖。哀莫大于心死,她枕着恋人送给她的照片,吞服安眠药和这个世界做了永别。追悼会上,那个因为顾虑她汉奸身份而放弃她的恋人来了,或许这就是她最大的慰藉。

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第2张

关露的原生态家庭。

公元1907年7月14,关露出生于山西省右玉县的一个官僚家庭。她的父亲胡元陔饱读诗书,是清末举人,做过知县,母亲徐绣枫虽然是续弦,可也是一个知识分子。关露原名胡寿楣,又名胡楣,父亲希望她能够光耀门第。这样的家庭应该算是幸福的,但是很不幸的是,在关露9岁的时候,父亲就病逝了。关露的母亲扛起了生活的重担,有文化的她一边在北洋政府教育大臣张百熙家做家庭教师的工作,一边教关露和妹妹胡绣枫识字、读书。因此关露和妹妹的文化水平也都很高。

展开全文

关露和妈妈妹妹一起生活,虽然很苦,但是也是温馨的。但是更大的打击又来了,在关露15岁的时候,关露的母亲也因病逝世了。关露同父异母的哥哥们将关露和妹妹赶出了家门,残忍地将财产全部占为己有。关露和妹妹成了没人要的孤儿,只得去南京投奔二姨妈。

关露的二姨妈倒是很疼爱她们,但是她却固执地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认为女子嫁个好人家是最实在的事情,就一门心思给关露和妹妹介绍有权有势的公子哥。关露选择抗拒,带着妹妹去了上海。

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第3张

关露两次失败的恋情。

关露到了上海后,认识了是中国同盟会的会员刘道衡。他很同情关露和妹妹的遭遇,就出资送她们去上海法科大学法律系读书。求学期间,关露对文学非常感兴趣,考上南京中央大学哲学系后又转入文学系求学。这个时候的关露在文坛上已初露头角,开始在一些文学刊物上发表文章。

在中央大学求学期间,关露认识了第一个恋人刘汉卿。刘汉卿生得风度翩翩,对关露又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关露动心了。但是这段感情的真相却是,刘汉卿已经有未婚妻了,他拿着未婚妻的钱在国内读书,又拿着未婚妻的钱去国外留学,却乱搞男女关系,陷入三角恋不能自拔而自杀了。

关露的初恋就是一场欺骗。而她也因为中学没有文凭而拿不到大学毕业证,关露带着满身伤痛回到了上海。这个时候关露的妹妹胡绣枫已经结婚了。妹妹和妹夫都是进步青年,经常在家里经常举办左联聚会。关露也加入了左翼作家联盟,加入了共产党,决定用手中的笔号召大家战斗。

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日本打响对上海的侵略战。面对日寇的侵略和苦难的民众,关露写下了豪迈的诗句:“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民族未亡人。”

在妹妹的介绍下,关露认识了儒雅的进步青年沈志远。关露想和他做一对拯救国家的革命伴侣,但是沈志远却希望她回归家庭,做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战乱年代,为了革命,关露又打掉了孩子。两个人分歧越来越大,最后不得不分手。

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第4张

关露一生牵挂的人:外交官王炳南。

关露一生中最牵挂的人是王炳南。关露和王炳南在革命同志潘汉年组织的一次年会上相遇。关露才华横溢,亭亭玉立,而王炳南一席中山装似西服般笔挺,也是风度翩翩。更为难得的是两个人是志同道合的,都有着为国为民奉献自己一生的理想。这一次,关露是遇见了对的人。

关露把自己的诗集《太平洋上的歌声》送给王炳南,扉页上还写下了一行字:“赶走东洋鬼/打回老家去/建立新中国。”王炳南接过诗集,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关露的手。这个时候正是冬天,王炳南的手心一片冰凉,关露非常关心他说道:“呀,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冻的吧?快放到兜里暖和暖和!”

王炳南被关露的豪迈,善良打动了。王炳南离开上海去了武汉后,给关露寄了一张照片,照片后面写着:“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王炳南。

很多年后,当关露结束自己的潜伏生涯,以为可以和自己念念不忘的人王炳南相守一生时,王炳南已经成了我国的外交官,而关露却是被骂为汉奸的人,又很难去辩护,因为我党和76号李士群有联系这件事情不能随意公开。在周恩来的建议下,出于各种考虑,王炳南选择和关露说分手。

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第5张

关露的特工生涯。

关露一直用手中的笔写了很多进步诗歌,鼓舞人心。1939年,关露接到了地下党员同志刘少文给我的一张纸条,上面是叶剑英的密电,就一句话:“速去港找小廖接受任务。”

关露去了香港,见到了廖承志,也见到了潘汉年。潘汉年给她的任务是策反李士群,并且一再强调这件事情要保密。潘汉年对关露说“今后要有人说你是汉奸,你可不能辩护,要辩护,就糟了。”关露选择服从组织的安排:“我不辩护。”

为何要选择关露去策反李士群?因为李士群当初被国民党抓捕时,他的妻子叶吉卿刚好怀孕。叶吉卿在走投无路时,被关露的妹妹胡绣枫收留过,李士群夫妇一直很感激。本来党组织是打算派胡绣枫进入“76”内部的,而这个时候的胡绣枫又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就推荐了自己的姐姐关露。

关露走进了76号,跟着李士群,叶吉卿一起出入各大场所,俨然变成了“76号”的大红人。在她的协调下,潘汉年在上海秘密约见了李士群。李士群也想着为自己留条后路,就把日方的情报源源不断送到了我党的手中,给我党避免了无数次损失。但是关露却成了被世人唾弃的大汉奸。

关露只是一个弱女子,几次完成任务后,她也想回去了。她给妹妹胡绣枫写信:“我想到‘爸爸、妈妈’身边去,就是不知道‘爸爸、妈妈’同意吗。” 这里的“爸爸妈妈”其实就是指解放区、延安。胡绣枫给组织汇报后却被党组织回绝了。她只好给关露回信:“‘爸爸、妈妈’不同意你回来,你还在上海。”关露只得继续留在上海,留在“76号”,继续着她的“汉奸”生涯。

关露被左联开除了,走在大街上都有人骂。1942年5月,在党组织的要求下,关露担任了日本人主办的刊物《女声》的编辑。1943年,为了联系联系日本的左翼人士,关露又不得不去参加在日本召开“大东亚文学者代表大会”。关露的任务最后是完成了,但是却也将她的汉奸生涯推向了顶峰。《时事新报》更是公开骂她:““当日报企图为共荣圈虚张声势,关露又荣膺了代表之仪,绝无廉耻地到敌人首都去开代表大会,她完全是在畸形下生长起来的无耻女作家。”

李士群被日本人毒杀,日本战败投降,可是关露却很难回到过去了,她成了举国声讨的大汉奸。

美女间谍关露:被骂43年汉奸,没孩子也没恋人,平反后自杀  第6张

关露几次入狱,平反后自杀。

抗战胜利后,关露一度上了蒋介石的锄奸名单,最后她被转移到了苏北解放区避难,但是却很难给她洗刷汉奸的骂名。当初潘汉年就说过被骂是汉奸的时候不能辩护,因为我党和76号大汉奸李士群有联系这件事情不能随意公开。关露满心欢喜到了根据地,可是迎接她的还是骂声和不理解。

1943年3月,关露见到了王炳南,以为可以相守一生了,可是王炳南已经是外交官,和汉奸身份的关露是及其不般配的。王炳南出于各种考虑,对她连说了三声“忘了过去吧!”

1949年,新中国成立。盛世里,属于关露的还是不断的劫难。1955年,关露的老上级潘汉年含冤被捕入狱,48岁的关露也跟着也失去了自由,被关了三年。三年里,关露被反复要写自己的汉奸生涯。关露写了《热爱祖国》、《告诉党》、《我和党》、《艺人》四首诗,诉说自己是清白的,可没有人信她。关露的精神开始崩溃,但是狱警和医生却说她是在装疯卖傻。

1967年,60岁的关露又被关进秦城监狱,这一次被关了8年才被放出来。

1982年3月,潘汉年被平反,关露才被认定“不存在汉奸问题”。中组部作出了《关于关露同志平反的决定》,承认关露是由党派去76号做情报工作的。

这个时候的关露孤苦伶仃,已经瘫痪在床了,躺在10平方米的小屋里,整个手连笔都拿不了。关露躺在床上听着工作人员给她念平反书。听到自己被平反,关露苍白的脸上有了丝丝笑容。几天之后,75岁的关露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身亡,走完了自己凄楚的一生。

人们在整理关露遗物的时候发现,关露的身边放着一个大塑料娃娃,想必没有孩子始终是她的遗憾。而她的身边还放着一张照片,那就是王炳南送她的照片,照片的背后除了有王炳南写的“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还有关露写的两句诗:"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我独痴。"

关露死后,文化部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可惜这一切她都看不见了。1982年12月5日,关露的骨灰被安放在八宝山公墓。有细心人发现,在那次追悼会上有一个并不属于文艺界队伍但是神情哀怨的老人,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人群最后,直到最后才走上前,向着关露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三躬……他就是王炳南。王炳南来看她了,这应该是关露最大的慰藉。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1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