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故事

admin 5天前 ( 11-20 04:36 ) 3 抢沙发
故事摘要: 原标题:故事 | 在儿子家“带娃”5年,她却被下了逐客令 01 刘阿姨晚上11还来串门,敲门、换鞋、两手摊开一屁股坐在客厅沙...
原标题:故事 | 在儿子家“带娃”5年,她却被下了逐客令

01

刘阿姨晚上11还来串门,敲门、换鞋、两手摊开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张嘴就嗷:“我家那没良心的竟然说不要我带孩子了。”

然后开始骂骂咧咧,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我那充满睡意的脑袋懵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刘阿姨说的话。撇过头,对上她犀利的眼神,心里惊了一下,反问道:“阿姨,你不是总说不帮他们带了吗?”

婆婆扯了扯我的衣服,给我使了个眼色,嗔怪道:“你阿姨那是说说而已,怎么能当真呢?”

刘阿姨对我喷着泡沫星子:“石头呀,你跟她关系好,你去说说她。怎么能这样呢?我早上就骂了她两句而已,她就哭个不停。我心头那个气啊,声音稍微大了点,说要回老家。可我哪里想得到今晚她就使儿子来跟我说,让我回去。”说完,她换上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我。

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犹豫着:“可是,我,这…..”

“呜哇!”刘阿姨顿时拉长了声调,仿佛静谧的夜晚里突然出现的火车鸣笛,诡异得让人浑身颤栗。她伸手去抽纸巾,狠狠地吸弄一下鼻头,用哀怨绵长地音调唱到:“我给她带了5年娃,没功劳也有苦劳呀,没想到她就这样对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婆婆打断刘阿姨滔滔不绝地咒骂,两手扬起猛一拍大腿,道:“哎呀,好啦,明天让石头过去说说。你家小佳人挺好的,想必是有什么误会。”

刘阿姨立马收住哭腔,抬头盯着我:“现在就去,她还没睡呢!”

我有些厌烦地看了她一眼,一群饿了的马在我心头咆哮着。可面对着刘阿姨的强大气势,心里纵使不悦,脸上也不敢表露出来,敷衍道:“好好好。”低头给我老公发个微信,让他喊我回去睡觉。

02

清楚记得5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因为琐事和婆婆产生了激烈的争论。猛然打开大门想出门散心,便和一个趴在门口偷听的老太撞了个满怀。那人就是刘阿姨,刚从老家过来照顾媳妇坐月子

自此,刘阿姨成了我们家的常客。嗓门大,表情动作丰富,无论说啥都像在吵架。每次一来都找准沙发角落位置,抓一把瓜子。随着第一颗瓜子壳从嘴中弹出,她便打开了话匣子:“嗳,我跟你说呀,我们家那个今天身上来事了,睡觉弄到床上,啧啧啧......”

她就是这样,无论家里大小事情,都喜欢往外秃噜,尤其是小佳,简直一无是处。有时实在听不过去,我会劝说两句:“阿姨,你家媳妇挺好的呀。”

展开全文

“好啥啊!就是命好!”刘阿姨将声音提高了180°:“一天就上个班,回来就等饭吃。就前天,一回来就装死躺床上,说没浑身没劲,给孩子洗个澡还得等我儿子回来。”

我赶紧闭上嘴,在长辈的面前,我们年轻人不配提累。

小佳是一家公司的采购跟单,每天早上7点左右,跟我一起把孩子送到学校。在分别的岔路口,她偶尔会叮嘱一句:“晚上接小宝的时候,让你家公顺便送件衣服。”

从家里到幼儿园,要走10分钟,穿过一个红绿灯路口。小佳的女儿与小布同岁,早上由我们两个当妈的送去。接小孩时,刘阿姨说她怕过红绿灯时车辆多,刚开始让小佳请假接。时间久了,请假吃不消,小佳便委托我公公顺道接回去。

刘阿姨在我家和我婆婆唠嗑,一直唠到七点多小佳下班回来。这时,刘阿姨会一脸震惊地感慨:“哎呀,又七点了。”她站起身,扭了两下屁股:“我这腰骨啊,疼。”

03

11月的深圳开始转凉,走在六层与五层的楼梯上,一阵寒风从窗口灌进来,脸上顿时像剃刀刮过一样。心里开始发慌,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小佳递给我一杯热茶,我抬头看着她那张憔悴的脸,不禁一阵心疼。

坐了许久,还是她打破了沉默,她说:“我累了。”

杯里的热茶冒着丝丝渺渺的热气,小佳的泪悄悄顺着脸颊流下,没有哭声。哀莫大于心死,哭不出声音的泪,往往更让人心疼。

小佳接婆婆出来,本指望她坐月子能帮忙,结果她一天都没陪睡过,然而说:“我又没奶给娃吃,尿布你自个会换,我白天还要给你做饭呢,累死了。”

记得小佳出院后第三天,给小孩洗澡时,刘阿姨一撇嘴说不会,把我拉下去帮忙。看着小佳半跪着膝盖蹲在厕所,心里像一把刀剜过。刘阿姨却在客厅跟儿子聊天,跟他说: “如果晚上孩子太吵,可以睡我房间,我到客厅睡。”

为人媳妇,希望的不过是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婆婆能拉一把。平时不要太强势,不要太多事,便足矣。

小佳说:“房子我买的,钱我挣的,孩子我生的。每天给娃洗澡、陪读、喂饭,一不顺婆婆心意就要挨骂,我自己生的孩子,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整个人像生活在旧社会的婢女,承包所有家务,每和婆婆说话之前,都必须要加上一个‘妈‘,还到处讲我坏话,无论老家亲戚,还是这里邻居。”

小佳吐槽完,又长叹了口气:“她回去估计也不好过,我和老公商量了,每个月还是给她一些钱。”

我心里又开始生疼,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善良,她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她只是累了。

04

几天后,刘阿姨来我家串门时,一改往常的霸气,她开始迷茫道:“我要是回去,我家那个大媳妇凶得要死,我说一句,她顶十句,我老头只会让我不要多事。我该咋办啊?”

我忽然想起一个怪相:媳妇要是好,婆婆就越来越恶;媳妇要是凶,婆婆就好的很。哎,这年头的老实人都怎么了?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