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产康“危局”

admin 2个月前 ( 12-05 ) 14 抢沙发
产康“危局”摘要: 原标题:产康“危局” 产后康复项目若被纳入医保体系,产康机构未来要如何实现突围? 随着国民消费水平提升和健康中国战略的持...
原标题:产康“危局”

产后康复项目若被纳入医保体系,产康机构未来要如何实现突围?

产康“危局”  第1张

随着国民消费水平提升和健康中国战略的持续推进,新生代产后女性对更简洁、高效的一站式产后护理和新生儿照护服务需求增加。

据第三方数据挖掘与整合营销机构艾媒咨询预测,2020年分娩的孕妈人群将达到1530万。

庞大的孕产人群蕴藏了潜量巨大的产康市场,由此也吸引了各方势力争相布局。

随着入局者增多,不规范的市场行为也开始暴露。

大批打着产后修复的机构都是踏着妇幼,医疗与康复的红线运营,就像医美行业一样混乱,到处充斥着虚假营销。

产康行业乱象频出

据了解,目前产后修复经营模式主要分为两种:

1)产康中心/月子中心。这类型的产后修复机构的服务周期覆盖备孕到孕期到产后,主要围绕于备孕期的调理、产后的基础项目、形体的打造、身心健康管理等展开。

2)店中店。由于母婴店跟产后修复的消费人群基本相同,所以不少门店老板在不改变母婴店原本经营格局的基础上,嫁接了几项产后修复项目作为门店的增值业务。

但是无论是店中店还是月子中心,在专业性、护理人员资质、操作手法、仪器等方面一直为大众所质疑,有消费者甚至表示:“月子会所所谓的专家护士其实一转身就是美容院的阿花”。

而遭受质疑的原因无他,因为产后问题主要包括盆底肌损伤、腹直肌分离、乳腺堵塞感染、体质变化、私处机能受损、皮肤问题(如妊娠纹)、形体问题、心理问题。

所以产后修复其实是属于多学科交叉领域,涉及妇产科学、康复医学、外科学、皮肤科学、中医学、心理学等医学范畴。

展开全文

从目前产康行业的从业者现状来看,基本上有80%以上都是非医疗出身的小白,既有美容院转型的人,还有学艺不精的母婴门店导购等。

通过裁判文书网了解到,有多起法律诉讼均是因实体门店在实施产后修复项目时,存在操作不当或产品缺陷等问题,造成消费者生命健康存在风险引发。

其中根据《邹丹微与邹洁儿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由于邹洁儿运营的月子印象产后恢复中心广州花山店在给消费者实施盆底肌修复服务时,其工作人员操作不当,违规将他人使用过的且未经消毒的阴道探头再次使用,致使消费者邹丹微面临阴道感染的危险。最后经法院判定,邹洁儿返还邹丹微服务费2900元,并赔偿医疗费、工费、交通费共计1503.6元。

无独有偶,根据《盛维娓、盛维娓与被告山东女颐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与山东女颐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盛维娓经营的航空基地蜜芽优品母婴店是被告山东女颐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合作经销商。

2019年6月,原告店内经被告培训的工作人员在给顾客提供服务时造成顾客身体伤害。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协调,盛维娓向顾客赔偿2000元,并被处罚1000元。

而后,在阎良区卫生健康局调查时发现,山东女颐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提供给航空基地蜜芽优品母婴店的砭石手链、砭石工具、泥灸等产品,无生产厂家、生产日期、标识等,属于“三无产品”。随即,阎良区卫生健康局查封了原告处相关产品,并对原告处以罚款800元、拆除门头、关闭门店等处罚。

综上事例不难看出,部分产后修复专营门店以及嫁接产后修复项目的母婴店,雇佣的服务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并且产后修复机构提供的产品也存在无医疗资质的问题。

产康行业仍处于发展初期格局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月子中心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和部分经济发达的省会城市。截止2019年6月,上海和北京月子中心数量相对较多,占比28.9%;天津、成都、重庆、杭州、广州等地的月子会所数量就相对较少,但占比均超过4%,再往下譬如西宁、银川、长沙等地月子会所的月子中心发展迟缓。

由上述数据可见,产康行业发展虽然已过野蛮发展期,但仍处于初期格局,主要特征为行业增速高,但集中度低,全国连锁机构很少,但部分区域的龙头已经出现。

但是需要注意是,即使是大连锁产康机构也仍存在诸多乱象。

以号称拥有1000家门店的孕产护理连锁机构“蓝丝带产后修复”为例,就曾在产品、服务、宣传等问题上屡次被曝出问题,甚至还因此与其特许经销商闹上法院。

据了解,2020年6月,淄博蓝丝带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蓝丝带)与萧县宸文健康信息咨询中心之间的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最终以蓝丝带赔偿原告27万元的经济损失落下帷幕。

产康“危局”  第2张

具体来看,原因有二:

1)在蓝丝带提供的多个培训手册以及真人案例册中均注明,相关产品有疾病治疗功能和医疗作用。

然而经销商收到的却是一堆没有特殊功效的的普通化妆品、普通植物浴粉以及普通食品;

2)蓝丝带对外宣称“在中国,首家采用4:2:4(中医理疗40%、科技恢复20%、营养指导40%)健康黄金比例的恢复方式”,重点突出产后护理具有中医理疗作用。

然而根据2017年出台的《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只有实行备案制度的中医诊所,才可以利用中草药、针灸、推拿、拔罐等中医技术方法开展诊疗服务,可显然蓝丝带并不具备相应中医理疗的资质。

对此,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也表示,蓝丝带使用涉及疾病治疗功能、医疗广告用语的行为已被认定为违反《广告法》的虚假宣传行为,且被行政处罚。

并且被告在《Q-02蓝丝带产品仪器教育手册》所载部分产品说明与其产品标签不一致问题上,被告作为特许产品提供方,在特许产品的管理与运营中也存在不规范行为。

说到虚假宣传行为被罚,根据天眼查显示:在2019年至2020年,蓝丝带分别因化妆品广告违规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与药品混淆用语的行为,以及非医疗机构违法发布医疗广告的行为而受到淄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高新区分局的处罚。

除蓝丝带外,同为产后修复机构的思沐尔和骄阳也纷纷被消费者投诉:前者宣称药浴能补气血,效果显著。但消费者询问中医了解到,使用药浴必须是有中医执业医师证的医生,根据病症对症用药,不可盲目用药。该产后修复中心只有一种药包,给所有人使用,而对于是否具备中医执业医师证更是不详。

产康“危局”  第3张

后者则是因为消费者反馈在骄阳做完产后套餐(10次盆底肌修复+10次骨盆修复)后,连续两天出现尿失禁(以下称漏尿),而在未做之前从未出现过。

而后通过向做过的朋友了解以及咨询当店的老员工发现,是因为盆底肌仪器操作不对,其员工将原本应该贴在屁股上的两个电极贴,贴在了腰部。

产康“危局”  第4张

院方势力入局,产康机构遇挑战

面对参差不齐的行业水平,没有形成完备的市场监管标准,所以不少消费者纷纷开始倾向于选择安全、专业的医院进行产后修复。

其中作为消费者的李思思(化名)表示,在具有一定专业度的医院进行产后修复,既不用担心用在自己身上的产品有问题,也不用担心医生操作手法不当,更不用担心自己会做那些无用且不安全的项目,以及没有推销的套路等。

对此,韩伊(化名)表示赞同,她表示:“医院一般会建议产妇在产后42天进行一些例行的检查,包括一些血压、血常规之类的常规检查,也包括子宫、盆底肌力等的检查。如果查出哪项有问题,医生就会建议做针对这个的产后项目,如果没问题,医生也不会让你做。”

据了解,当下已有多家三甲医院以及妇幼医院都推出了产后修复项目,包括盆底肌修复、腹直肌修复等。

但是与产康机构不同的是,医院没有那么多复杂无用的项目,就譬如满月发汗。

对此,妇产科医生表示,因为出汗只是人体新陈代谢的一种表现,根本没有排毒的功能,并且身体相对虚弱的产妇,在高温封闭的环境,可能会诱发热射病,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重症中暑,除了会让人意识出现障碍,抽搐痉挛,还会导致肝功能异常、肾功能损害、凝血功能紊乱,如果处理不及时,死亡率相当高。

值得一提的是,当下已有不少代表提出将产后康复项目纳入医保报销范畴。

其中在烟台市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上,市林业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连红建议“将盆底肌治疗纳入医保报销范畴,对产后42天产妇和50岁以上中老年妇女设以不同档位的报销比例,促使妇女发现症状及时接受科学系统的康复治疗,从而更好地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

此外,中国民主同盟汕头市委员会也曾在《将产后妇女盆底功能康复治疗纳入医保的提案》中建议,将全体产后妇女的盆底功能障碍的筛查和康复治疗纳入医保覆盖,确保困难家庭不会因为经济压力而耽误产后女性的盆底康复。

随着“健康中国2030”战略的持续推进,作为大健康服务的其中之一的产后康复项目将很有可能被纳入医保体系。

不难预见,产康行业将遭到巨大的冲击。

要知道在过分强调专业性下,医院的优势显而易见,除了更容易受到消费者的信任和认可,还很容易获得政府的扶植。

在全民健康意识提升、医改的进一步深化、市场监管标准日趋完善之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未来高度专业化和服务精细化的产后服务,将成为产康机构跑赢市占率的核心动能。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4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