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admin 1周前 ( 02-19 04:36 ) 6 抢沙发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摘要: 原标题: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 2020-02-17// 有 爱 就 有 阳 光 灿 烂 最近听一位妈妈说: 中年...
原标题: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 2020-02-17//

最近听一位妈妈说:

中年老母除了辅导作业,

还有第二件扎心的事

那就是——减肥。

今天,我们就采访了一位

常年奋战在减肥一线的妈妈,

来听听她的扎心经验和总结吧!

Q: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发觉自己胖的?

生娃后!

结婚前90斤,怀孕后140,生完娃120,我美丽的灵魂被胖肉紧紧包围了!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张

生娃后,

天天研究给孩子做点啥饭,结果——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张

白天上班赚钱,晚上下班带娃,

一不小心就「过劳肥」了!

我的胖不是胖,是生孩子的工伤!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3张

Q:是什么让你迫切想减肥的?

受刺激了!

每天小区门口都有帅气小伙儿冲我直奔过来!

不是劫财,更不是劫色,而是想让我办 健!身!卡!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4张

我就想问一句:

小伙砸,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需要减肥了?

除了这个,其他的刺激也不小!

比如,不小心看到别人的腿,再看看自己的腿......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5张

比如,

去买衣服,服务员说:

「姐,这件有大号!」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6张

比如,老公的暗示越来越频繁了: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7张

可明明是他亲手把我喂胖,现在却嫌我粗壮!

Q:还真是够扎心的,那您减肥的目标确定了吗?

定了!

起事必先有个气

我把减肥计划发到了朋友圈,年度第N次官宣:我要减肥了!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8张

Q:那您想怎么减?

要想美,管住嘴!

我下载了好几个食物热量计算APP,

以前我吃的是饭,现在全是卡路里!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9张

以前我最爱吃肉,

现在我开始一筐筐往家里运蔬菜了!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0张

以前,我爱吃面条、米饭和蛋糕,

现在开始一口一口咽粗粮!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1张

以前我最爱喝咖啡、奶茶、冰饮,

现在天天抱着白开水吨吨吨......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2张

以前我看见美食两眼放光,

现在吃个水果,内心都要斗争半天!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3张

亲友喊我去聚餐,我就一句话: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4张

Q:这种日子能坚持了多久?

一天!

一天下来,饿得头晕眼花,

晚上还要给娃做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这对老母亲来说,

简直是最残忍的酷刑!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5张

Q:靠节食减肥瘦了吗?

胖了3斤!

Q:啊?问题出在哪儿呢?

有人骗我!

有人说吃酸奶、水果减肥,

我吃了一星期才发现: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6张

有人说蔬菜膳食纤维最减肥,

我天天吃麻辣烫,最后才发现: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7张

Q:看来节食减肥不适合您啊!

痛定思痛,

我决定运动减肥!

Q:运动减肥可是需要毅力啊!

花点钱,就会有动力!

我买了,瑜珈垫、健腹轮、

跑步机、速干衣、运动鞋、

运动水壶、运动手环、运动臂包,

准备操练起来!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8张

Q:有效果吗?

这个,一言难尽......

最终,瑜珈垫成了孩子的玩具垫,

健腹轮儿成了老公的足疗器,

跑步机上也开始晾起了衣服......

我就纳闷了,特想问问: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19张

Q:千万不要气馁。

我准备加入跑步大军!

结果——

情绪酝酿一整天,实际跑步10分钟,

公园转悠一圈,

发了朋友圈就算打卡了!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0张

Q:看来,您这肥是减不下去了!

必须要对自己狠一点!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1张

Q:您这是对钱狠......

这回体重减下去了吗?

体重没降,

撒谎水平直线飙升!

教练:来健身?

我:大姨妈来了!

教练:一月来三回?

教练:来健身?

我:生病了

教练:我给你吃烤鱼的朋友圈点了赞!

我成了健身教练永远也搞不定的女人!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2张

Q:额......这样减肥肯定瘦不下去的!

嘿,还别说,

后来真瘦了2斤呢!

瞬间感觉自己

轻盈了、飘渺了、变女神了。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3张

Q:恭喜恭喜!

为此,我犒劳了一下自己!

约上好友,

庆祝阶段性胜利。

结果不小心,菜点多了——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4张

Q:后来呢?

减肥千万遍,仍然如初见。

第二天一上秤,体重超值赠送2斤!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5张

Q:您这是放弃了吗?

我醒悟了!

与其瘦得有气无力,

不如胖得理直气壮!

虽然我有点胖,但心地很善良,

虽然我很费粮,但心胸很宽广。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6张

Q:那您还会继续减肥吗?

那是必须的!

毕竟,减肥是我们女人一生的目标!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7张

Q:最后,

还有什么肺腑之言想跟胖友们说吗?

胖来如山倒,胖去如抽丝!

减肥俩字儿永远会是我们嘴里的flag

但别急,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

总有一天,

我们就会胖胖瘦下去的!

中年妈妈减肥图鉴,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第28张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的其他阿姨争相来到宿舍,把我俩放在同一张床上,开始比较我们谁的眼睛更大、鼻梁更高、嘴巴更小,连谁哭得少都不放过。

长大一些,我们需要当众表演一场抓周,看谁以后更有出息 。可能因为在一张床上抱团滚了不少次,我俩还算相互体谅,谁也没比谁出众,小伍抓了支眉笔,我抓了本书,正当众人笑谈之际,只听“ 哗啦”一声,书被我撕了。

打我和小伍开头,厂里的许多孩子,此后都过上时不时就要走上斗兽场的紧张生涯。

和我妈一同进场的大约有二十个阿姨,其中有十位关系最亲。从厂里出来后,她们保持了友谊,也保持了随时聚会随时竞争的良好传统。

这些阿姨的孩子们,有两位姐姐比我和小伍大好几岁,没参与当年那场竞赛。但大人也没放过他们,一有聚会,必带她们出来。

大点的姐姐学跳舞,小点的学手风琴。聚会饭后之余,在父母的推搡间,她们免不了要表演一段。跳舞的姐姐在节奏欢快的音乐里转动,脸上却愁云惨淡;学琴的姐姐不好把 手风琴背到饭局上,大人们一致决议:唱首歌吧,都是音乐嘛。她为难地说自己五音不全。长辈们都笑:怎么可能呢?姐姐迫不得已唱上一首,观众表情一言难尽。

我十分疑惑,连我一个小孩都看得出来,姐姐们不高兴表演,难不成大人们看不出来?

但我和小伍曾经很羡慕她们。因为后来她们很少参加饭局,一句“课业多”就能打发许多事。即便要来,也只是吃个饭,随后背着书包匆匆离去。

毕竟等她们从斗兽场退出后,我和小伍就要开始打头阵。

小时候我俩都学舞蹈,但分别在不同的舞蹈学校。这给了大人们一个极好的理由,“赶紧一人来一段啊,看哪个学校教得好”。

我和小伍互相推诿。“你先来。”“不,还是你先。”

不知哪位阿姨从后面顺手推一下,其中一个

作者图 | 穿着舞蹈服在水边留影

耀日国

云月城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