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admin 5天前 ( 02-22 04:35 ) 3 抢沙发
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摘要: 原标题: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揉了揉眼圈,裹了裹身子,44岁的李灿军钻出熟悉的井口。熬了一夜,他腰酸背痛,但顾不得歇息片刻...
原标题: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揉了揉眼圈,裹了裹身子,44岁的李灿军钻出熟悉的井口。熬了一夜,他腰酸背痛,但顾不得歇息片刻,就骑着一辆摩托向20多公里外的家奔去。作为一名矿工,他已在煤矿上干了整整20年,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干多久。

2004年11月21日,李灿军突然火了一把,原因是,他的爱人在河南省妇幼保健院生下了五胞胎。据了解,这是郑州首例五胞胎。在当时引起很大轰动,“因为五胞胎的受孕机率实在太低了,概率仅为6000多万分之一”,实属罕见。

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第1张

“喜中有忧,笑中带泪!”从此,成为夫妻俩最真实的写照。

由于早产2个多月,最小的宝宝体重仅1公斤,又面临吃奶粉等重重压力,李灿军说,给他带来的更多是惊吓而非惊喜。在艰辛的日子里,李灿军夫妇用朴实和坚韧守护着五个孩子,不仅婉拒了众多领养者,还誓将孩子们送进大学,“一个都不能少”。

“吃最多的苦,享最多的福。”如今,转眼15年过去了,五胞胎怎么样了,夫妻俩是怎么走过来的?元宵节前,郑报融媒记者赶赴新密市米村镇范村进行了探访。“养育五胞胎的过程不堪回首,但其中的幸福,他人也无法体会。”

“真是给吓坏了”

立春之后的新密,依然冷飕飕的。距离市区10多公里的米村镇范村,乡道上冷冷清清,看不到几个人影。很多村民宅在家里,用电视、扑克来消磨时光。

“突突突……”一阵摩托的轰鸣声由远至近,李灿军一身疲惫地从矿上回到了自家院子里。小他四岁的妻子张晓敏放下正在洗着的衣服,连忙起身,“回来了呀,吃了没?”“吃了。孩子们快开学了,今天给领导说了,歇班一天,回来看看。”

这个不起眼的农家,就是“资深矿工”李灿军的全部。

李灿军和张晓敏夫妇,累并快乐着。

“我们俩初中都没毕业,吃了没文化的亏,不能让孩子们再受累。”类似的话,李灿军记不得唠叨过多少遍了。1999年12月,他和临近的蔓菁峪村的姑娘张晓敏结婚。一年多后,大女儿李蓥出生,令他们着实开心了一阵子。

但令小两口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2004年夏,张晓敏怀孕了。孕期的她,渐渐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一般孕妇四五个月才“显怀”,而她怀孕一两个月就大腹便便了,而且妊娠反应特别强烈,“总是吐,吃不下去东西”。

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第2张

得知妻子的情况,在煤矿上打工的李灿军又喜又忧。带妻子到县医院一检查,“起初说是双胞胎,后来又说是四胞胎,真是给吓坏了,头突然像炸了一样。”

四胞胎!李灿军和张晓敏一下子懵了。医生告诉他们,胎儿越多,风险越大。出于对大人和孩子安全的综合考虑,建议减胎。两人忐忑不安地回到了家。

“为了妻子和孩子的安全,也纠结过。”李灿军和妻子商量后决定,都生下来。“肚子里的都是骨肉,减哪个都舍不得。”他说,那时候胎儿月份也大了,三四个月了,有可能减了两个,另外两个也保不住,“所以我们俩就决定都要了。”

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第3张

李灿军不曾想到,就是这个决定,让怀孕七个半月的妻子的身体超出了所能承受的极限,差点丢了性命。因为是多胞胎,张晓敏怀孕30周时,肚皮大得像要撑爆了一样,邻居说她“肚子里有座山”,上厕所都要靠人搀扶才行,很辛苦。

“一个都不能少”

有一天晚上,张晓敏在睡梦中一下子惊醒了,身体也随之出现了异常。那时,由于县妇幼保健院条件有限,她被紧急送往河南省妇幼保健院。“大夫来一看,羊水破了,宫缩症状强烈,不生不行了。”李灿军说,妻子当即被推进了产房。

每天张晓敏用电动三轮车接五胞胎上下学

2004年11月21日傍晚,怀孕只有31周多的张晓敏被迫提前剖腹产。虽然10多年过去了,但至今她依然清晰记得产房里的惊喜与惊吓。“孩子们被抱出来时,隐约听见医护人员的声音喊是‘四朵金花’,我们也是按四套东西准备的。”

张晓敏说,她悬着的心就要落地时,却听到喊叫:“不对劲儿,里面还有一个,快点、快点,准备第五套东西!”而在产房外的李灿军也是焦急万分。五胞胎因早产了两个半月,最小的孩子体重只有1公斤,最大的体重也不到1.5公斤。

“五胞胎一出生便被抱进重症监护室,情况比较危险,病危通知书都下了。”李灿军皱紧了眉头,妻子怎么样?孩子们都好吗?那是他一生中最煎熬的时刻。

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第4张

农忙时,孩子们帮奶奶掰玉米。 梁冠山 摄

而让他更忧虑的是,这个过程所需的治疗费用高达10多万元,简直是天文数字。李灿军说,当初进医院时只带了两三千块钱,很快就花完了,又从亲戚朋友处借了7万多元,也花完了。“孩子们在省妇幼住了俩月,直到2005年1月21日出院时,共欠8万多块钱。但实在筹不来钱了,就给医院打了欠条,到现在还欠着呢。”

“不是不想还,用钱地方太多,日子总是紧巴巴。”当时他的月薪才几百块钱。

他为五胞胎取名:老大李苛、老二李展、老三李宁、老四李畅、老五李岩。

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第5张

短暂的喜悦过后,养育的艰辛随之而来。一些好心人频频打电话或上门来表达领养孩子的意愿,“孩子多,负担太重,五个孩子像跳进了火坑,不一定能养活,跟着有钱的家庭总比待在你们这个穷家强!”一些亲朋也这样劝他们。

然而,张晓敏的意志很坚决,全给婉言谢绝了。“有些父母早年忍痛把骨肉送出去,到晚年又后悔,四处寻亲,那一幕悲凉我不想重演,也不想让自己抱恨终生。”看见有人上门来领养,她会紧紧护着几个孩子,含泪对丈夫说:“不能把骨肉送人,我们就是苦死累死,也要把孩子养大,一个都不能少,少了谁我都活不下去。”

“最怕孩子生病”

“五个小家伙的身体非常虚弱,老二还患有先心病,我们两口第一次见他们,还是在两个月后孩子们出院时。当时连顺序也分不清。”李灿军笑着说,只能靠他们头上的布贴来分辨,一下子5个孩子,夫妻俩一时还难以适应。

生儿育女,对很多家庭来说,原本是最幸福的事情。然而,在自己的院落里,张晓敏说起往事却哭了起来。“孩子多,光奶粉钱就掏不起。我也没了母乳,家里缺人手,当时,真不知往后的日子该咋办?可愁!”

五胞胎从郑州回到农家的第一天,夫妻俩手忙脚乱,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而这仅仅是“苦日子”的开始。“平均4个小时喂一次奶粉,由于不熟悉孩子的特征,有时一个宝宝吃了两遍,另一个宝宝一口还没吃上,饿得‘哇哇’直哭。”

“晚上几乎没脱过衣服,日夜不停地忙碌,就一个字‘累’。”张晓敏说,在照顾五胞胎的问题上,一家人做了分工,李灿军去煤矿上打工养家,她和婆婆负责照顾孩子,但婆媳两人根本忙不过来,一些亲戚朋友也抽空过来帮忙。

张晓敏开了个小卖部,维持家用。

一会喂奶粉,一会换尿布,一会哄孩子。“一个哭了,其他也会跟着哭,让人焦头烂额。”张晓敏说:“你正在把一个宝宝拉臭臭,就顾不上另一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拉到床上。清洗尿布和衣服,也是大‘工程’,累得人招架不住。”

虽然照料五胞胎又苦又累,但夫妻俩一点也不后悔。“平日里好好的还行,最怕孩子生病。”张晓敏说,“0到3岁时,孩子们很容易生病,往往是一个孩子生病,其他的孩子就会跟着生病。喂药时,孩子们哭,我也跟着哭。”

孩子们上了小学后,每天5点钟,她就起床了,做好早餐,叫醒孩子们,吃饭。然后骑电动三轮送他们上学,中午、下午再接回来,晚上还要辅导功课。“每天跟打仗似的,筋疲力尽,总觉得觉不够睡,晚上10点钟收拾完倒头就睡着了。”

“挣钱,得挣钱”

当然,令夫妻俩最头疼的还是奶粉钱。他们种了三亩地,收入有限,可是五胞胎的饭量大,每天吃8顿,一个孩子每顿吃60~90毫升,一天就要用一袋奶粉。

“买不起进口的,就是国产的普通奶粉一袋也要30多块,光奶粉钱一个月都得1000多元,我的工资全贴进去还不够。”李灿军说,有一次他听说宝宝经常吃的那个牌子奶粉要涨价,就骑着摩托车四处打听,结果把全镇的奶粉给买断了。

经济上的负担,一直是夫妻俩最大的困扰,让他们非常焦虑。“睁眼、闭眼,想到的都是孩子们的衣食住行。”李灿军说,作为一名矿工,他现在每个月平均4000块钱,“现在吃住都在矿上,每个月基本上都是满班。”

看看五胞胎爸妈的苦乐生活,正养儿育女的你能轻松 地笑了  第6张

“唉!孩子太多,花销太大,挣钱,得挣钱。”李灿军叹了一口气。除了养家糊口之外,他还得想方设法还账。“生五胞胎时候,借亲戚朋友的7万块钱总算还完了,但是吃奶粉等花销大,又借的4万多块钱,至今还欠着人家3万多。”

五胞胎一天天长大,尤其过了3岁,让夫妻俩总算松了一口气。“五个小家伙的吃喝拉撒,勉强可以各自顾各自了,看着他们一块玩耍,我也很开心。”李灿军说,为了尽可能节约,他们从不给孩子用纸尿裤,也从不带孩子下馆子。

张晓敏是个要强的人。作为全职妈妈,操持一家八口人的生活,经常“囊中羞涩”的她不得不精打细算。“小家伙们正长身体,吃得越来越多,每顿饭都得做上满满一大锅儿,米、面、油用得很快,隔不了多久,就得往家里买。”

对于穿衣,夫妻俩为省钱常去批发市场转悠,“衣服、鞋子都是地摊货,很便宜,看中了一下子就买五套,让有些商贩误认为我们是搞童装批发的。”

“家里有自来水,但为省水费,一般都去井边打水。”张晓敏说,15年来,他们也从不带孩子们外出旅游,“别说远处了,县城都很少去。”现在五胞胎都在米村镇初中上学,“每个孩子每周得60块钱,花费也不少,有点力不从心。”

让夫妻俩欣慰的是,五胞胎非常懂事,能体谅爸妈的不易,吃穿不挑剔,不乱花钱,有了活儿抢着干,“每天五胞胎轮流着值日,刷碗、扫地都成了习惯。”

“多亏了热心人”

五胞胎的每一点成长,都让李灿军和张晓敏欣喜不已。“看着每个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成长,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张晓敏说,孩子们开口叫“妈妈”,帮她做家务、端茶倒水、按摩捶背,让她觉得所有的劳累和煎熬都值得。

15年前,五胞胎出生时夫妻俩成了“名人”。“不光全镇,全新密市都知道。”李灿军说,他们一家也一度进入了央视等媒体的视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新密摄影家梁冠山从孩子出生那年起,就一直密切关注着五胞胎一家的生活。

“孩子们奶粉不够吃,一家奶粉企业慷慨解囊,无偿提供了两年的奶粉;穿衣缺口大,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纷纷上门捐助。”梁冠山表示,尤其郑州中康医院院长岳建华等热心人,几乎每年都到村里探望并提供物质帮助,令人很感动。

李灿军家生活困难,新密市民政局及时解决了低保待遇。去年,在爱心人士的关心帮助下,为五胞胎添置了一套崭新的书桌及两张高低床,并且把简陋的房间进行了装修,使得这个家显得更加整洁、温馨和舒适。

“去年,我左眼做了手术,有半年没去矿上上班,家里最大的经济来源断了。大妞李蓥又考入新乡医学院,很发愁。”李灿军说,关键时刻很感激一位郑州热心人,不仅承担了大女儿全部学费,而且还承担了生活费,解决了燃眉之急。

15年来,社会各界带给五胞胎家庭很多的感动。“欠的债,包括省妇幼保健院在内,没有一个人主动向我们讨要或者催促,一些好心的邻居或网友,还会给我们拿来或寄来一袋米、一壶油或一套书,都让我们感激不尽。”张晓敏说,“这些年来,真是多亏了好心人的帮助,让我们在艰难的日子挺了过来。”

“孩子们很爱学习,这些年下来,收获了不少奖状或荣誉证书。”张晓敏说,这让他们夫妻俩特别开心。“孩子们大了,最难熬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切往前看吧,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和孩子们在一起。”

现在,李灿军夫妻俩的最大心愿是,将孩子们送进大学校园,“一个都不能少”。他笑着说,“养育五胞胎的过程不堪回首,但其中的幸福,他人也无法体会。”他相信,孩子们总会慢慢地长大,“挺住了,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